栋川资讯

这项工程获邓小平亲笔题名,他还两次以老党员的名义捐款

发表时间:2019-11-08 22:02:38  浏览次数:3940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徐永光,CPPCC第九、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现任奈良基金会主席。

1988年,徐永光辞去共青团中央组织负责人职务,成立中国青年发展基金会和希望工程。希望工程已经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益品牌。

1989年3月,中国青年发展基金会正式成立。辞去共青团中央组织部部长、青年基金会委员会秘书长、法定代表人职务。同年10月,中国青年基金会宣布实施“希望工程”,其主题是帮助贫困地区的失学青少年。

△徐永光在公益活动上讲话

这样做有三个层次的考虑:

●首先,经济落后和沉重的人口负担使我国教育发展困难。贫困地区基础教育条件差导致了大量文盲。

●第二,共青团的重要职能之一是为年轻人服务。创建基金会是为了动员社会力量更好地为年轻人服务。

●第三是我个人的追求。我来自温州,我的血液中渗透着地域文化基因,即南宋永嘉学派传承下来的实用主义、创新和追求个性的传统。

只要你为老百姓做好事,做一名官员或做公益事业是有价值的。官员徐永光和有希望的工程师徐永光,我认为后者更适合我。

当时,这样做有一种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有一种“成功或死亡”的动力。团中央给了我10万元注册资金和1万元流动资金。

在希望工程开始时,我们头脑中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我和同事在办公室讨论过,这10万元能做什么?基金会的未来方向是什么?

我想起了三年前的情景:1986年,我去了广西北部地区几个贫困的少数民族县呆了两个月。当地教育的落后深深地触动了我——在金秀瑶族自治县,一个有2000多人的村庄,解放以来没有一个初中生,90%的孩子到了4年级就辍学了。

大瑶山孩子们渴望阅读的目光在我脑海中闪过。我们已经做出判断,中国青年基金会将发起一场“帮助贫困地区辍学者”的募捐运动。经过讨论,希望工程诞生了。

希望工程(Hope Project)的资助方式是设立助学金,帮助我国贫困地区学业成绩优异、因家庭困难而无法上学的儿童长时间重返学校。为一些贫困村庄新建和改造小学建筑;为一些贫困的农村小学购买教具、文具和书籍。

我建议,只要中国还有一个孩子因为贫困而辍学,希望工程的崇高使命就不会结束。

从实施之日起,希望工程就得到了广泛的理解和支持。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这项工作表示了深深的赞同和题词。国家教委等相关部门也给予了热情鼓励和大力支持。各行各业的人都捐钱来帮忙,有许多感人的例子。许多海外朋友也给予了热情的关注和实际的帮助。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他离开领导岗位后,敬爱的邓小平同志仍然密切关注希望工程。他不仅在希望工程上签名,还以“老共产主义者”的名义两次捐款。邓小平同志和他的家人都非常支持希望工程。他的妻子卓琳同志和他的孩子们也捐了很多钱。他的孙女杨洋也自愿加入绿色基金会的希望工程。

经过一年半的实施,希望工程已经筹集了1000多万元。为了吸引更多的社会捐款,1991年,我们以商业宣传为榜样,在几家国家级报纸上刊登公益募捐广告。“我想读”的声音响彻中国。

《中国青年报》摄影师杰海龙拍摄了一组“我想看”的照片。其中一个是苏明娟,一个来自安徽省金寨县凌涛镇的8岁女农民。她手里拿着一支笔,眼睛里流露出对知识的渴望和渴望。这张照片很快被中国青年发展基金会选为希望工程的宣传标志,使苏明娟成为全国闻名的“大眼睛”女孩。

这股宣传浪潮引发了全国范围的学生资助热潮。到70或80岁,下至幼儿园儿童,一元两元,一分二分...无数爱情汇票像雪花一样被送到北京。

我们希望这个项目能在全国广为人知,但我们也知道这是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可以说,这就像走在薄冰上,面对深渊。针对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隐性管理问题,我强调通过自律、他律、法三大法则来控制。

1994年1月21日,香港的《下一个》杂志(Next magazine)发表了一篇文章,诽谤希望工程是“一大笔钱不见了,这导致香港和海外的捐款急剧下降,损害了中国青年基金会的信誉。为此,中国青年基金会起诉香港的《下一个》杂志无端诽谤希望工程。它在2000年3月胜诉,并通过了信任危机。

希望工程十年后的发展效益是什么?截至1999年底,共收到国内外捐款18.42亿元,帮助贫困地区失学儿童230多万人,建成希望小学近8000所。

科技部中国科技促进发展研究中心的评估显示,一方面,希望工程(Hope Project)已经成为确保贫困地区儿童能够继续学业、帮助贫困地区改善办学条件的重要途径;另一方面,希望工程在20世纪90年代成为中国参与最广、影响最大的民间公益事业。

1997年,在时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孙福林的领导下,一个由CPPCC成员组成的视察队视察了湖南、广西、云南和贵州等省的希望工程。根据检查报告,希望工程是一个“放心工程”。

1998年初,中国青年基金会决定将希望工程从帮助失学儿童转向跟踪和培训优秀的受助学生。希望小学从硬件建设转向软件建设,如教师培训和现代化教学设施。从那以后,我希望这个项目的发展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回顾这段旅程,我把生命中最宝贵的部分献给了希望工程。这是大瑶山孩子们的呼唤,也是命运的呼唤。这是对生活信念的理性选择,也是生活的逻辑必然。正如黑格尔所说:“所有真实的思想都是不可避免的思想。”

口头:徐永光

安排:顾雷

编辑:魏新瑞

审计:周加加

中彩网首页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投注

栋川资讯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本网站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国际互联网,如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