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川资讯

打破封闭,做“开放创新体系”领头羊|看法国大企业和高校如何开

发表时间:2019-10-23 07:53:19  浏览次数:91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今年5月,第四届维瓦特(vivatech)展览会在巴黎举行。来自125个国家和地区的约9700家企业参加了展览。来自32个国家的机构设立了国家馆,政治领导人和企业家如马克龙和马云出席了会议。在上海市科委的指导下,国家技术转移东方中心(State Technology Transfer Earth Center)负责在中国设立和运营上海馆,组织16家上海企事业单位参加展览,寻找海外合作伙伴。

法国大企业非常重视开放式创新,许多大企业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参观博物馆,了解中小企业的创新技术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执行副总裁邹树军说。今天,东方中心正在讨论与维瓦特的合作。双方将相互传递中国创新挑战赛(上海)、长三角国际创新挑战赛和维瓦特收集的中法大型企业的技术需求,共同推进大中小企业合作的开放式创新。

在“开放创新体系”中,大学也发挥着重要作用。总部设在巴黎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提出了“知识三角”理论,建议政府和大学应重视教育、研究和创新三角的平衡,提高创新绩效的权重(包括科技成果转化、大学科技园、创新和创业等)。)在大学的评价体系中。

维瓦特促进大型企业的开放

巴黎的f站是欧洲最大的孵化器。它是从火车站重建的,占地34000平方米。目前,大约有1000家初创企业已经落户。

于涛拍摄的照片在巴黎f站外景拍摄

进入高卢创新公鸡孵化的火车站,记者感受到了技术创新与文化创意融合的氛围:各种雕塑吸引了人们的目光,旧铁路隧道被改造成了储藏室,富有设计感的吊椅被企业家们用来休息。欧美大公司热衷于开放式创新,这也是f电视台给记者的直接印象:微软、脸书、路易威登、欧莱雅、法国巴黎银行...大公司标志随处可见。欧洲视觉(Eurovision)联合创始人李天伦博士表示,许多在这里落户的初创企业都是由与F站合作的大型企业推荐的,大型企业在这里设立了大数据、人工智能、网络安全和医疗保健等主题孵化器,并根据各自的标准选择孵化器进行投资或开展业务合作。中法跨境加速器欧视也在f站运营,吸引了许多想要拓展中国市场的法国初创企业。欧视还与华为和阿里巴巴合作,邀请法国中小企业参与中国大型企业欧洲生态圈的建设。

俞陶然拍摄,f站休闲交流区

在邹树军看来,虽然开放创新近年来也在中国出现,但与法国相比,国内许多大型企业的管理层仍然没有这种创新理念,或者缺乏意识,给人一种“被动开放”的感觉。事实上,大企业在自主创新的同时,可以通过“技术供需对接”等方式与中小企业合作,加快大企业的创新步伐。这也有利于培育产业生态链和产业内更多的技术创新和新方向。"上海应该成为开放创新的国家领导者."他建议政府部门制定政策,鼓励上海的大型国有企业、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主动开放,与中小企业合作。

企业发布技术要求,科研人员竞相“公布名单”。中国创新挑战赛(上海)和长三角国际创新挑战赛也有与vivatech相同的竞争方式。然而,vivatech的国际化和公众参与程度远高于中国创新挑战(上海)。最近,市科委和东方中心打算将在上海举行的年度全球技术转让会议升级为一个集成果展示、成果交易和行业讨论于一体的大型展览。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并与vivatech等展览进行深入合作,上海有望创造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盛会。

系统内外都应该更加开放。

德国学者在研究开放创新等创新模式后,提出了“开放创新体系”的概念。弗莱恩霍夫系统和创新研究所(isi)政策、产业和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莱纳·弗里奇(Lehner Fritsch)博士将一个国家或地区创新系统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20世纪90年代是技术转移发展阶段;本世纪初,知识转移和技术转移应运而生,“知识经济”的概念非常流行。自此,联合创新越来越受到重视,产学研合作遍地开花。如今,各国正进入“开放创新体系”时代。它的开放性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内部开放性和外部开放性。

弗里奇博士正在引进“开放创新系统”。俞陶然照片

在系统内,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开放创新、生产者和使用者之间的互动创新、科研数据和出版物的开放共享都是“开放创新系统”的标志。在对外开放方面,isi等德国研究机构使用“国内外研究人员发表论文的比例”、“外国学生的比例”、“外国分支机构研发资金的比例”等23个数据作为指标,每年为全球35个国家编制创新开放指数。该指标体系可作为上海相关机构更好地评价上海科技创新开放程度的参考。

不仅学术界,德国政府也非常重视开放创新。去年9月,德国联邦政府发布了“2025年高科技战略”,其中一项题为“建设开放创新和风险文化”。根据弗里奇的介绍,本章建议德国应加强其国内外的研究和创新网络,促进“跨越式创新”,以保持长期的国际竞争力。推进科研数据公开共享是建设国内外科研创新网络的重要举措。《2025年高技术战略》提出,科学研究数据应在可控条件下可见、可获取、互动和可重复使用。有必要积极参与“欧洲开放科学云平台(European Open Science Cloud Platform)”项目,并根据参与者的身份(数据用户、数据提供者、科学家、发明家,以及他们是否是欧盟内的公民)制定不同的规则,以便1700万名欧洲研究人员能够获得并共享彼此的科研数据。

大学“指挥棒”应更加注重创新

高校是“开放创新体系”的主体。经合组织科技政策委员会高级经济学家马里奥·塞万提斯(Mario Cervantes)在访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总部期间,向记者介绍了“知识三角”理论,这对中国高校的创新工作具有参考价值。

解放日报,上官记者,上海科学研究院博士,经合组织专家交流。蒋捷的照片

塞万提斯表示,“知识三角”是经合组织提出的一个政策框架,其重点是教育、研究和创新功能的互动和均衡发展。它旨在更全面地衡量大学对创新的贡献,促进大学为国家和地方经济发展服务。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通过引入《百度法案》和设立技术转让办公室,美国大学在科技成果转化、创新和创业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许多欧洲大学的变革相对缓慢,没有跟上不断变化的创新步伐。“如今,许多高科技产业正在大学周围发展。源于大学研究和教学活动的新公司也反映了大学作为创新经济知识生产机构的价值。”

上海理工大学创新政策研究室主任常晶博士指出,“知识三角”强调基于大学分类管理的教育、研究和创新的平衡。长期以来,国内研究型大学特别注重学科建设,关注国内外排名,但在科技成果转化、大学科技园建设、创新创业教育等创新方面投入不足。主要原因之一是“指挥棒”有问题。近年来,国家和地方政府通过修改法律和出台政策,显著增强了高校的“创新视角”,但“接力棒”问题尚未完全解决。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上海工业创新生态系统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强表示,在当前大学评估和评价的指导下,大学更加注重学科排名和科研绩效,更愿意利用全校的努力引进高水平的科研人才,争取国家科研项目和发表高水平的论文,而科技成果的转化只是一种“自由选择”。为了开展科学研究,大多数大学教师在完成教学任务时往往发现很难考虑到技术转让的耗时、耗能和不确定性。

针对这种情况,教育部科技司和中关村管委会于去年4月联合发布了《北京市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实施方案》,明确将科技成果转化绩效纳入“双一流”高校建设评价体系,将科技成果转化推进纳入高校教师评价体系改革要求。常敬认为这种做法值得借鉴。上海教育科技部门可以进一步加强协调,共同推动上海各高校“知识三角”的均衡发展。

总编辑:黄海华文字编辑:黄海华专题地图来源:维瓦特官方网站图片编辑:邵静

栋川资讯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本网站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国际互联网,如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