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川资讯

大力发展制造业,让经济挺起“脊梁骨”

发表时间:2019-10-22 11:48:27  浏览次数:152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时代评论

周荀子

在最近的河南考察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重要基础。我们必须发展制造业和实体经济,以实现“二百年”的目标。9月20日,习近平在致2019年世界制造业大会的贺信中再次指出了制造业发展的方向:抓住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的机遇,提升制造业的技术创新能力,推动制造业的质量、效率和动力变革。

实体经济是强国富民的基础,而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支柱。没有制造业,特别是先进制造业的支持,实体经济将成为一片没有基础的木头。美国作家沃马克曾在其畅销书《改变世界的机器》中说过,制造业对一个国家很重要。"一个国家要想生活得好,就必须生产得好。"纵观世界制造业的历史,没有一个发达的工业国家没有成为一个制造大国就确立了自己的国际地位。

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的制造业已经由小变大。工业增加值从1952年的120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30多万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增长了971倍,年均增长11%。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0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超过美国,成为最大的制造业国家。目前,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产业体系,科技创新能力不断提高。

“擅长下棋的人寻求潜力,而擅长下棋的人会走得更远。”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变为高质量发展阶段,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是中国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目前,中国制造业被批评为“大而不强”,尤其是工业基础薄弱是中国制造业面临的“长期问题”。因此,中央政府提出的“发展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的建议,是为了给中国的发展投下“国家的重量”和“强筋壮骨”。

从某种意义上说,促进制造业和实体经济也是供应方结构改革的一部分。提升产业水平和技术含量,形成现代产业链,是中国成为制造业大国的重要基础。低水平的工业往往导致低水平的同质竞争,这反过来又导致产能过剩和资源浪费。这种情况在我国有所反映。因此,进一步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不仅可以消除落后的生产能力,而且有助于提升中国的产业水平,促进中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型。

当前,我们应该警惕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失衡,避免资本未实现的现象。从今年以来的情况来看,货币传导机制仍面临“障碍”,金融机构尚未建立有效的信用风险识别机制,导致制造企业和中小企业普遍处于“融资难”、“融资贵”的环境中。市场普遍认为,标准的降低释放了长期低成本资金,但从广义货币向广义信贷的转变仍需要银行克服顺周期思维,通过mpa评估引导银行增加制造业和民营企业中长期信贷投资。同时,要降低银行的债务成本,引导lpr利率下调,进一步降低制造企业、小微企业等实体的融资成本。

产业水平是一个国家的“硬实力”、技术实力和产业能力。这些可靠的指标不能以任何方式被篡改。中国经济保持长期竞争力和寻找新引擎的出路是提升制造业和增强“脊梁”。

栋川资讯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本网站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国际互联网,如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