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川资讯

两名见证者眼中的张焯和“云冈大书”

发表时间:2019-11-07 19:55:26  浏览次数:3298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云冈石窟是世界著名的佛教艺术宝库,也是公元5世纪的造像高峰,被联合国列为世界遗产。

半个多世纪以来,出于各种原因,“云冈在中国,研究在日本”的说法一直在流传。最近,云冈石窟迎来了一个新的学术高峰——云冈人用了七年的时间收集风雨,用脚测量,用相机捕捉,用心分析。他们出版了20卷60万字的《云冈石窟全集》。与日本学者的研究相比,这本书视野更广,研究深度更细致入微。一系列全新的理论和发现填补了云冈石窟研究的历史空白,成为云冈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民族“卓越计划”研究的新里程碑。

对山西乃至全国来说,云冈石窟全集的出版是2019年的一件文化大事。为什么要花7年时间来编辑一本书?这本书诞生的历史背景是什么?编辑这份完整的作品有什么困难?山西晚报记者走进云冈,了解这本书诞生前后的过程。本期采访了云冈发展和出版《云冈石窟全集》的两位证人丁锐和杨志雯。

《云冈石窟全集》的出版,不仅是云冈研究的“辉煌工程”,也是云冈人民艰苦奋斗和创新的体现。今天的两位主角,虽然不是来自云冈,但见证了《从零开始》这本书《云冈石窟》的发展,也是云冈石窟研究所所长张超的观察员和见证人,张超在云冈工作了将近18年。毫无疑问,当这组完整的作品发布时,他们也想向更多的人表达他们心中想说的话。

丁锐:云冈迎来新的发展里程碑

对大同人来说,云冈石窟是跨越时空的传奇、骄傲和记忆。20世纪60年代以来,丁锐与云冈石窟联系紧密,见证了云冈石窟在维护、保护、应用和扩建方面的一系列变化。现在再看看云冈,新的景观、新文化和新的标准令人眼花缭乱,令人无法抗拒。在《山西晚报》记者的采访过程中,他反复表达了自己的敬畏,直言不讳地说,“云冈不仅保留了这一文化遗产,还继承和发展了它!在中间,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张超的作用都不可低估。”

丁锐和张超在1988年9月相遇。当时,大同市政府办公厅接受了一名硕士研究生,他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主修中国魏晋南北朝史。他是张超。"当时,硕士研究生很少,大同市政府也很少."丁锐说。

当时,丁锐是大同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负责人事事务。“在大同市政府,张超工作了十年,主要从事综合写作,而且他写得很好。2002年4月,他从大同市纪委调到云冈石窟研究所担任副所长。短短四年间,他编纂出版了《云冈石窟年谱》,首次澄清了云冈石窟的历史背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2008年春,大同市政府启动云冈石窟风景区建设项目。云冈石窟周围的环境呈现出新的面貌。景区占地2.3平方公里,旅游面积比上一个景区扩大了十倍。北魏的“山堂水堂”风景区已经重建。云冈石窟由单一景区升级为功能齐全的综合性景区。在丁锐看来,包括这座建筑在内,云冈自1949年以来经历了四个重要的发展节点:1973年周恩来总理陪同法国总统蓬皮杜访问云冈时提出的三年维护、2001年宣布世界文化遗产的云冈石窟环境整治和2008年开始的云冈风景区建设。张超是当时风景名胜区建设中最“受惩罚”的人之一,他参与规划,确保开放和应对批评。第四个重要的发展节点,我认为,是云冈的绿色发展和这个“云冈石窟全集”的标志,张超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云冈风景区变得美丽了,但是张超没有停下来。丁锐说:“我记得张超说过一句特别感人的话。政府已经投入巨资为我们建造一流的基础设施和房屋。我们必须依靠别人进行室内装饰和园艺吗?如果我们云冈人只享受利益,什么也不做,那么我们就是无能的,为我们的祖先感到羞耻,为我们的老百姓感到羞耻,无法解释我们的感情和理由。”

今天,云冈风景区已经建立了多元发展的新模式,文化研究与旅游开发并存,相互促进。过去,云冈的旅游完全改变了,游客只在云冈停留一个多小时,只在山洞里观佛。事实上,丁锐印象最深的不仅仅是云冈以外的变化,还有云冈石窟的“创造力”。云冈石窟充满了绿色发展的成功故事。张超创新制作了各种园林景观小品,变废为宝,保留记忆,随处可见,随处可见,利用旧石条、卷板、行车石、农村拴马桩、厂矿废钢、旧枕木、古城护城河挖掘的污水管、云冈石窟房檐工程遗留下来的废弃木材,创造了独特的景区建设方式。张超之所以被选为“2016-2017年绿色中国人”,是因为他将文物保护与环境保护相结合,在世界文化遗产领域树立了中国生态环境保护的典范。

张超在不断完善云冈风景区硬件建设的同时,把工作重点放在了文物保护和研究上。“尤其是《云冈石窟全集》的出版,反映了包括张超在内的云冈人民对这个千年石窟的无限热爱和奉献。这套学术著作体现了张超等人七年来的心血。半个多世纪以来,它也实现了中国学者的梦想。它结束了“云冈在中国,研究在日本”一百年的学术遗憾,标志着云冈研究的成熟。云冈石窟在张超的领导下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丁锐说。

作为张超一路走来的见证人,丁锐做出了一个非常感性的结论,“很多人认为张超是一个想做事、能做事、能完成事情的人。他对名利不太感兴趣,投身云冈达18年之久。他孜孜以求的是建立云冈研究,推广云冈风景名胜,并凭良心为大同作出贡献。面对任何成就,张超都不会自满。他的愿景是在中国北方建设一个独特的历史文化集群,以云冈石窟为核心,连接云冈河谷沿线的青瓷窑、鲁班窑、吴官屯、焦山寺等石窟,甚至古代驻军、古窑遗址、古村落和煤矿遗址,推动内蒙古右玉口文化和昭君文化的边疆历史文化走廊建设。我相信这个宏伟的蓝图总有一天会成为现实!我为云冈人民鼓掌!”

杨志雯:把专业变成职业是最好的职业。

杨志雯与张超在政府部门共事多年。云冈石窟全集出版后,张超第一次与这位师友交流。除了开心,杨志雯更欣赏张超的坚持。杨志雯说:“人们常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把兴趣变成爱好,把爱好变成专业,把专业变成职业可能是最好的职业。一个人一生中很难做他喜欢的事情。张超很幸运。”

张超过去在政府部门工作时,虽然他负责写各种材料,但他的桌子上总有《舒威》、《通鉴》等历史书。“我只是觉得他学的是历史,不想失去专业,但那时他总觉得自己没有在寻找一份好的职业。”杨志雯笑着说,他没想到张超会“压制”他的大动作。直到多年后出版了《云冈石窟年谱》,他才明白这位朋友的毅力、艰辛和毅力。

王国维曾用辛弃疾在《青玉案》中的话来描述第三个学习领域:“当人们数千次寻找他,突然回头时,他就在昏暗的灯光下。”这意味着繁荣耗尽后,坚持与孤独、沮丧与快乐、耐心与孤独、失落与忧郁都伴随着,而且是必要的。即便如此,看到“人”也不一定是真的。在杨志雯看来,张超心中的“人”就是云冈石窟。几十年来,他不仅在寻找,而且在“寻找成千上万的百度”。一旦找到,就像找到了你生命的另一半。你会爱死你的生命,不管它是否黑暗。

张超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也是一个不能被九头牛拉回来的人。他不怕困难,而且坚韧不拔。这是他的性格。”正如杨志雯所说,在云冈的岁月里,张超去了新疆、敦煌、麦基等西北丝绸之路沿线的地方寻找云冈艺术的源头;经过查找资料和文献,努力学习,我们有了高开拓价值的论文,代表了云冈新一代人的学术高度。《云冈石窟全集》是张超的“卸帽”项目,旨在卸下“中国云冈石窟,日本研究”的厚重帽子。

张超被提起后的七年里,杨志雯说他既苦又快乐。因为心中有“人”,所以我有压力和动力,利用现代技术,全方位、大角度、死角的影像拍摄和测量云冈,参考古今中外许多领域的专业作品,开始云冈通论和亚通论的写作。不要放弃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洞穴,每一幅画,每一篇文章,要完美,要更全面,更详细,更学术性。“今天,20卷《云冈石窟全集》终于出版,改变了旧的黑白和选美摄影方法,采用高精度测绘方法,增加了日本主要书籍中缺失的许多中小石窟图片,提出了大量全新的佛教史和石窟艺术观点。我认为这是超越。虽然我爱张超,一个每天都很忙的好朋友,但我更为他高兴,也为云冈感到骄傲!”

《山西晚报》记者孙义雄的照片是由受访者提供的。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 吉林快3

栋川资讯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本网站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国际互联网,如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